跳转到主要内容

比25克拉沙皇俄国肖像钻石更伟大的爱情是什么?

论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在普罗大众眼里,

要论这个世界上,

还有哪个皇室家族更沉迷于珠宝,

如果说英国第二,就没有其他敢说第一!

 

然而,懂珠宝的你,小珠珠的粉丝,

一定知道,

俄罗斯的罗曼诺夫王朝,

才是真正的第一!

 

因为,他曾拥有世间最极致的璀璨。

 

即使是英国的爱丽丝公主,

也不得不由衷的赞美:

沙皇宫殿里的珠宝,

就连维多利亚女王的收藏,

都无法匹敌。

 

那是因为,

当时罗曼诺夫王朝的珠宝库,

富敌多国,可以买下整个欧洲。

 

曾是沙皇俄国的七大秘宝之一、

印刻着亚历山大一世微型肖像、

重达25克拉的肖像钻石,

如今就在克林姆林宫深处,

距离普京办公室不到100米的地方。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然而,更让人惊叹的是,

她却不是世上最伟大的肖像钻石,

因为,还有一颗,

比沉睡在克林姆林宫里的那颗

更重、更纯净,工艺更繁复,

故事更感人,

这就是圣彼得堡的皇家珠宝商Duval的作品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钻石里画的是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年轻时的画像。

这枚钻石有34克拉之巨

质地之纯净、体量之大,令人惊讶,

巧夺天工的玫瑰式切割面,

在光影下折射出透亮的光彩。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它的出现,

让克林姆林宫再也无法骄傲的说:

世界上已知的最大的肖像钻石在这里。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其实,在这极尽的奢华背后,

还尘封着一段更伟大的爱情,

也有着一段无法言语的皇室秘密。

 

首先,我们简要介绍肖像钻石的来历。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俄罗斯帝国最后一位沙皇皇后

历代沙皇,最爱的珠宝非钻石莫属。

这种闪着冷酷光芒的宝石,

奢侈而骄傲,坚固且恒久,

就像这座冰封的帝国,寒冷,却充满诱惑。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大皇冠总共镶嵌了2858克拉重的4836颗钻石

当权者不仅善于利用权力疯狂地收集钻石,

更深谙如何将这种奢侈为权力加持。

他们不再满足于用大量的钻石镶满皇冠、华服的做法,

转而走向另一个极致——肖像钻石。

 

01 | 肖像钻石,罕见中的罕见

在摄影还未发明之前,将所爱之人的肖像封存于项链、手链、吊坠,是流行于欧洲的风尚,当时的肖像画大多会被保护在水晶外壳之下。

而俄国罗曼诺夫王朝的沙皇们,却极度奢侈。他们用一整颗钻石直接覆盖在珐琅肖像上,这种疯狂的做法,可谓极其罕见。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之妻的吊坠肖像钻石

一是因为制作肖像钻石对钻石的品质要求极高。

工匠必须用一整块完整的钻石才能完全覆盖住肖像画,钻石的净度要足够透亮、清澈,才能达到熠熠生辉的效果。但当时钻石的产量极低,这种高品质的钻石更是罕见。

二来这是一项需要极大精神力的工作。

制作肖像钻石对于工匠来说,天堂与地狱只差一步。

他们既要想尽办法攻克世界上最坚硬的宝石,又要在极度奢侈、珍贵的宝石面前,克服极大的心理压力。毕竟稍有差池,可是要掉脑袋的。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如此刁钻的要求,以致于整个诺曼诺夫王朝仅有几位宝石雕刻师收到过这样的订单,有幸留存于世的肖像钻石更是少之又少。

如今在克林姆林宫深处,距离普京办公室不到100米的核心区域,有一枚25克拉、印刻着亚历山大一世微型肖像的钻石被严密保护着,这支肖像钻石手环是沙皇俄国的七大秘宝之一。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大塔费尔斯坦肖像钻石(the Great Tafelstein portrait diamond)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长久以来,人们称赞它是世上最伟大的肖像钻石,直到另一枚肖像钻石的出现,打破了克林姆林宫的宁静。

因为这枚新发现的肖像钻石,比沉睡在克林姆林宫里的那颗更重、更纯净,工艺更为繁复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这就是文中开头提到的重达34克拉、雕刻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年轻时画像的肖像钻石。

 

璀璨的珠宝无不例外都与伟大或者凄美的爱情相关,下面我们来讲述这颗钻石的来历。

 

02 | 深宫里的皇室畸恋

保罗沙皇家共有11个孩子,长子亚历山大联合反对党弑父夺位,三次打败拿破仑,是俄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沙皇之一。

亚历山大即位后,那些垂涎他地位的女人纷纷对他投怀送抱,但在亚历山大心中却始终只有一个女人的位置——她就是叶卡捷琳娜公主,保罗沙皇家中的第4个孩子,他的亲妹妹。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叶卡捷琳娜长着翘鼻子,浓密,嘴唇饱满,她比亚历山大一世小11岁。

亚历山大一世从小由祖母叶卡捷琳娜女皇抚养,是祖母心中俄国储君的最佳人选。当他再见到这位妹妹时,小公主已经出落成了宫廷里有名的美人。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当时的御用历史学家卡伦金赞美她“眼睛明似火,蜂腰似女神”,利文亲王夫人说她“肤色鲜润,秀发美艳”。

兄妹二人的感情相当亲昵,甚至有些过火。两人经常畅谈至深夜,举止暧昧且轻佻,令宫中随从侧目。

这段情感,不禁让人联想起希腊神话中的宙斯与赫拉,赫拉既是宙斯的姐姐,也是他的第七任妻子。

兄妹二人虽同住宫廷,朝夕可见,每天仍然要给彼此写信。如果亚历山大一世外出巡视或出国访问,兄妹间的书信往来就更加频繁。在他们往来的信件中,他说:

“我亲爱的小鼻子在做什么呢?我多喜欢压扁和亲吻你的小鼻子……”

“你要算个疯子,至少是世间绝无仅有的可爱的疯子,我为你疯狂了……”

“知道你爱我是我幸福的源泉,因为你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尤物之一”

“我像疯子一般爱你!”

“别了,我眼中的娇娃,心中的爱神,你这本世纪的光彩,大自然的尤物,或勿宁说扁鼻子的比西安·比西安夫娜”

03 | 被封印的情愫

然而,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生在宫廷中的娇艳女子,大多都逃不掉沦为政治牺牲品的命运,饶是亚历山大一世心尖上的女人也是如此。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1808年,远在法国的拿破仑因为子嗣问题,计划与不能生育的约瑟芬皇后离婚。法国的外交大臣塔列朗曾试探亚历山大一世,看能否把叶卡捷琳娜公主嫁给拿破仑。

天秤的两边,一边是深爱的女人,另一边关乎罗曼诺夫王朝的未来。选哪一边都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但血统高贵的罗曼诺夫王朝的后代,怎么会和一位他眼中的科西嘉乡巴佬联姻?

亚历山大一世强压怒火,婉言拒绝:“如果仅仅由我一人做主,我很愿意同意。但我不能独自做主,我母亲对自己的女儿仍然享有权利,对此我不能表示异议。我将试图劝导她同意,她有可能接受,但我不能担保。”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拿破仑与亚历山大一世在尼门河中央会晤

拿破仑与亚历山大一世曾有一段短暂的蜜月期,尼门河中央,两国皇帝在事先搭好亭子的竹筏上会晤

趁拿破仑还未正式离婚,亚历山大一世匆匆将自己心爱的女人许给了奥尔登堡的格奥尔格王子。

一位窝囊且终身未得志的王子。

而这枚钻石肖像正是亚历山大送给叶卡捷琳娜的新婚礼物。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越是极致的、奢侈的表达,背后潜藏的情感越是庞大复杂。

作为罗曼诺夫至高的掌权者,统治着俄罗斯帝国的王,出于权力的考量,最终他不得不向现实低头:最爱的女人必须嫁给别的男人。

愧疚、无奈、遗憾......所有情愫,只得用天底下最宝贵的珍宝封印起来。

可惜,两个人的命运与大洋彼岸的红楼梦如出一辙。叶卡捷琳娜因患丹毒,30岁香消玉殒;亚历山大一世虽战功显赫,但在其晚期的执政期间,已丧失了对权力和荣誉的兴趣。

尘封在34克拉钻石下的爱情,究竟有多荒唐?

 

1825年11月19日,亚历山大一世在疗养地突然驾崩。但坊间盛传:亚历山大一世根本就没有死,而是看破红尘,遁入山林,过起了隐居生活。

时光流转,当我们再次凝视这件珍宝,不禁猜测:200年前的亚历山大一世,究竟怀着怎样的心情将这枚肖像钻石,送给心爱的女人。

如今斯人已逝,200年前的爱恋纠葛已落入尘埃,唯有这颗钻石仍在尘埃中熠熠发光。

面对如此珍贵的历史遗珍,后人小心地守护着它,而亚历山大一世那温柔目光,仍将永远的望向远方。

原来永恒,才是他真正要送给爱人的礼物。

本文部分来源:奥德修斯计划